都说我们是汉人,但却有记载称我们应该为秦人?

文 / 纵观历史人文
2019-03-05 评论 ()

最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是关于我们应称汉人还是秦人,而评论中也有不少人表示赞同,那么一起喝小编来看看这说法到底是怎么样的头头是道。

话说秦,这个朝代,离我们何其遥远,又何其贴近。这个以严刑峻法著称的古老大帝国,已经告别我们有2200多年了,可是它并没有走远,它与我们这个民族百代相随。

都说我们是汉人,但却有记载称我们应该为秦人?

迄今不灭的,不仅是它长城的残垣,不仅是它彩陶的武士,不仅是它方正的文字,还有它那辽阔国土上坚不可摧的行政框架。

中央集权、大一统、郡县制……在它以后,我们民族所享受到的所有和平、稳定与安康,都深深烙下了这个第一帝国的烙印,都受惠于这个伟大帝国创始人的超时空智慧。

我们这个古老的族群,更确切地说,应以“秦族”名之;我们所使用的方块字,更毫无疑义地应称为“秦字”。

都说我们是汉人,但却有记载称我们应该为秦人?

这个帝国,从蛮荒边疆发迹,以勇武、坚忍与严谨的族性,由弱至强,踏平群雄,混一天下,开辟了夏商周三代之后的全新时代。它是两千年华夏一统国家的文化始祖,也是我们全体族群的精神之父。

我们至今还在享受着它的恩泽。

可是另一面,这个帝国在两千年中,也蒙受了太多的恶名——残酷、暴虐、血腥。这些词汇,几乎成了秦帝国的代名词。

都说我们是汉人,但却有记载称我们应该为秦人?

历史有暗角,我们毋庸避讳。两千年前初创的辉煌,在某种意义上,也确是以“恶”来开道的。但是,道德的裁判,在评价历史的时候,恐怕要适可而止。评判一个帝国的历史地位,要看它留给后人的是正面的遗产多,还是负面的垃圾多。

如果是正面的遗产多,这个帝国就应该享受千秋万代的赞誉。这样的思维,就是理性的思维。

我们无法修改历史,也不应苛责古人。正确的做法是,将它的光辉继承下来,以它的溃疡为当世镜鉴。

都说我们是汉人,但却有记载称我们应该为秦人?

大秦帝国,是一个曾经显赫的存在。如果它是“狼”,那我们就不妨坦率地承认——我们都是狼族的后代。

这只雄风抖擞的狼,之所以在帝国草创期曾扬威四方,是为了让它的子孙万代有更辽阔、更稳定的生存空间。

凡是皆有起因,大秦的历史,就是我们当代人的历史。它的荣耀,也是我们的荣耀;它的耻辱,也无一不是我们的耻辱。没有一个民族有过水晶般无疵的历史。

都说我们是汉人,但却有记载称我们应该为秦人?

在今天,要感受卷地而来的“大秦风”,就既要能体会长风万里的快感,也要能忍受沙砾扑面的刺痛。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不要忘了,这“谁与争锋”的气概,我们曾缺失了很久。

确实秦朝的繁盛让很多国家都嗤之以鼻,更有国家因此还害怕我国,那么你们觉得自己是汉人还是秦人还是其他人呢?总之小编不是外星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