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万年(7)(原创)

文 / 老愚夫
2019-05-11 评论 ()

正是夏天,万年上午值班,下午想约着来不久就熟悉的保安刘四货小刘一起出去转转。小刘是本地人,万年开始很奇怪四货的名字,想当然以为四货在家里排行老四,上面是大货二货三货,问了问才知道不是。四货说他爹不识字,有大哥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没啥吃的,天天想粮食吃,于是大哥就叫“大麦”。有二姐时,正流行拿红宝书背红语录,二姐就叫“二红”。三哥赶上发大水,叫“三水”。等四货出生,条件好了,他娘感觉要生疼得要死不活时,他爹出门截了个货车把他娘送到了公社卫生院,“四货”,表达对货车救命之情的纪念。

学校其实是坐落在一个废弃的水库里。现在水库当然没水,不过水库也从来没有过水。水库没水不等于没坝,没坝就不能叫水库了。红红火火大炼钢铁那几年,也红红火火搞过水利建设,据说当时这里下过几场大雨麦地积过不少水,于是被作为库区建设水库。学校南边里把地,北边一、二里都是当年水库大坝,绵绵延延的土坝在旷野里很威风。大坝修好就等下雨,结果天不遂人愿,又连续旱了几年,水库于是到现在都没有存过水。四个害人虫被抓起来后,本来光秃秃的大坝上种了不少树,夏天小风一吹凉飕飕的,成了附近人们瞎转的好去处。

万年四货哥俩在坝上边转悠边扯着闲谝,忽然四货看到前面上有个人佝偻着腰手里提溜个罐头瓶在树底下翻来翻去,看背影四货认识,万年不认识。四货说,好像是学校田老师老田。俩人紧走两步到老田身后,发现田老师提溜的罐头瓶里都是正翘着尾巴翻来翻去的蝎子,田老师还正撅着屁股在树底下翻石头。

四货脸上堆着笑,掏出烟捻出两根,拍拍田老师,说田老师怎么抓这么多蝎子弄啥呢?不怕被蛰了?

田老师直起身,接过烟,把罐头瓶拿稳,说是四货?说四货你不清楚,蝎子这些货好处多里很,会抓就不会被蛰。再看看万年,说这个不熟悉,也是保安?万年赶紧笑着握握田老师提溜罐头瓶的手,说是的是的,刚来刚来。

田老师大号田爱民,本县人,德仁高中毕业后考取了本省最高学府,毕业后回母校任教报效故乡。田老师身材中等偏上,壮实,寸头略长的头发,面相宽厚,平时话不多,说话先笑,两眼常年笑咪咪的,说话习惯敦敦实实站着,两条胳膊前后甩,为人可靠。据说读高中时就有不少女同学暗恋,但是当年的田同学没有别的爱好只会读书不会跟女同学来往,当时班上漂亮的女同学接二连三找数学科代表小田问简单的问题,小田还只会心里窃笑女孩子题目的简单,领会不到题目背后小姑娘心理的复杂,没少受女孩子白眼,也因此错过不少好姻缘。至于后来意识到后,“啧啧”着嘴后悔了两年,大学期间苦练交际和演讲,全面提高自身素养,那是后话。

看着罐头瓶里的蝎子,四货万年哥俩头皮发麻,没有想到文质彬彬的田老师会抓蝎子。看着哥俩发呆,田老师笑笑,说不说别的,蝎子是药材,光用蝎子配成的中药就有一百多种,像人参再造丸、大活络丹等里头都有蝎子。蝎子尾巴的蝎毒更厉害,能治癌症,比黄金还贵,一斤十来万。边说边把罐头瓶递给四货,说四货帮我提溜着瓶子,万年跟我一起多抓点蝎子,晚上咱吃“油炸全蝎”。

说是跟田老师一起抓,其实万年不会,就会帮田老师掀石头,有些石头掀开,底下就有黑褐色、寸把长的蝎子,高高举起尾部会蜇人的钳子到处跑,有点像被强拆的住户。这时田老师不慌不忙,拿着镊子抓蝎子,夹住后放进四货提溜的瓶子。边抓田老师边说,说抓蝎子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是镊子夹的时候不能太用力,防止把蝎子拦腰夹断;二是夹住蝎子放进罐头瓶时不能慌乱,夹着直接放进去就行,左手不要帮忙。说自己小时候有一次就抓到一只很英武的蝎子,黑亮强健,个头壮实,抓的时候就有些得意,放进罐头瓶时左手碰到了蝎子的钳子,当时也就一点点针扎的疼,后来左胳膊全肿了,痛、胀,大人到山里采些草药在胳膊上抹了,过几天肿才消。说现在是在坝上抓蝎子,没蛇,山里有蛇,蛇才可怕。蝎子蛰了就是胳膊腿肿几天,蛇咬了就会没命。说小时候在老家山里有一次和伙伴一起翻石头,掀起来看到一盘灰色的“五步蛇”,蛇头开始缩起对着伙计们,几个小伙伴都吓傻了,他把手里的镊子丢向那条蛇,蛇跐溜一下钻进草丛跑了,那次抓蝎子的镊子和抓到半瓶的蝎子都跑了。

三个人边说边聊边掀石头边抓蝎子,天黑前抓了满满一塑料袋,田老师裤兜早就准备了塑料袋,罐头瓶装满蝎子就倒进去把口扎好。等回到学校门前的繁华地段,田老师说按说好的,他请客吃“油炸全虫”,蝎子也叫“全虫”。踅摸了一个熟悉的餐馆,黑胖的厨师正光着膀子肩头搭着毛巾吆喝,看到田老师身后跟着四货万年进来,赶紧笑着打招呼让小姑娘泡茶,小姑娘接过四货手里的袋子惊呼一声,“田老师,今儿个抓这么多啊”,说着嘴里啧啧着到后院收拾去了。

菜上得很快,都不用跟胖厨师吩咐,拍黄瓜、油炸花生米、蒜蓉茄子、辣椒圈几个下酒菜就端上来了,最后是一大盆炸得焦黄的蝎子,冰镇啤酒。开始还有点怵,看田老师筷子夹着一条条蝎子往嘴里送,万年四货也硬着头皮尝了一下,嘿,确实不错,脆香。说起来,田老师说学校就他抓蝎子吃,小时候家在山里,要抓蝎子卖钱才能凑够学费,抓到也不舍得吃,现在蝎子是难得的野味,坝上有不少,自己有兴趣就会去抓一些在店里加工一下,解解馋。

别喝边聊,一脸热汗,田老师来了兴致,说起了保安的前世今生,说保安其实很早就有很多地方都有,说保安就是保护自己服务对象平安的意思,说有些人看不起保安,那不对,说他自己和很多保安一样都是苦出身,和很多保安都很熟。四货赶紧说是的是的,说着拍拍万年的肩膀,说田老师是县里名人,但是最没有架子,对咱保安都很好都很客气。说着说着不知怎么说起了历史,田老师问他们,“克己复礼”知道么知道么?俩人年轻,摇摇头说不知道,厨师听到了,毛巾擦擦脸,说田老师我听说过小时候见过墙上贴的大字报上写过,不知道啥意思,都问田老师。田老师仰脖喝口啤酒,说那是复周朝之礼,姜子牙,周文王,都知道吧?几个说知道知道,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嘛,说周武王背了姜子牙八百步,姜子牙保周朝八百年嘛。田老师喝口啤酒,抹抹嘴接着说,说那个时候打仗都规规矩矩不搞偷袭不搞诡计都是约好时间地点人数,兵对兵将对将,打仗战车坏了掉个轮子,对方都等着你修完上车再接着打。说那个时候好哇,百姓路不拾遗安居乐业。厨师也侧着身子过来听,说那个时候皇帝呢?田老师扭头看看他,说那个时候哪有皇帝?周朝灭了才有皇帝,秦始皇,嬴政。说了周朝,田老师舌头开始打结了,又陆陆续续嘟囔了秦朝,汉朝,特别给几个读书不多的热心学生口齿不清地讲解了汉族的来历。还没有讲到三国,田老师已经趴到桌子上不说话了。蝎子吃完了,几个菜就剩几颗孤零零的花生米。

喝着酒,应田老师要求,万年四货对田老师的称呼一直在变,开始是田老师,后来是爱民老师,到喝完就成了老田,老田倒是一直叫他们四货、万年。俩人搀着老田回去的路上,万年问四货,老田教历史?四货说不是,老田是全县最有名的数学老师,教数学。

回到宿舍,万年想想前天晚上独自在宿舍的决定,不由得对喜欢敦敦实实站着两条胳膊前后甩着说话的老田心生崇拜,万年相信老田能把蝎子抓好,也能把他教好。

人的命运的改变有时真的在一念之间。万年吃着田老师的炸全蝎、喝着田老师的冰镇啤酒、享受着田老师的关怀,还在这个晚上后走上了比黄金还值钱的人生坦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