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女装大佬,写艳情诗忽悠京报主编,鲁迅调侃:抱歉我抢风头了

文 / 淘历史
2019-03-05 评论 ()

民国女装大佬,写艳情诗忽悠京报主编,鲁迅调侃:抱歉我抢风头了

民国时期的文坛十分热闹,各式报刊惊艳出炉,文人墨客争相登场,北京大学有个叫欧阳兰的男生也想在文坛上占得一席之地。不过欧阳兰最擅长的是以吟风弄月的笔调写些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文字。他还把这些肉麻的文字当成先锋的审美追求,别出心裁地为其命名为“抒情白话新诗”。

京报副刊

更让人惊叹和无法理解的是,欧阳兰在投寄这些作品时,除了署上“欧阳兰”这个具有迷惑性的名字外,还常借用他在北京女师大读书的女友的别名——琴心,说自己是爱好文学、有点才情的女生,希望得到编辑的指点,不少男编辑纷纷上当。为了达到惑人耳目的目的,欧阳兰还在投稿时特意选用红信封绿信纸,充满浓郁暧昧的气息。

当时,《京报副刊》的主编孙伏园为人老实厚道,被欧阳兰男扮女装的伎俩深深迷惑。他不仅在自己负责的版面上大量刊登欧阳兰的稿子,对欧阳兰的作品大加赞赏,还向别人推荐欧阳兰的作品,说她是“一个新起来的女作家”。在他的支持下,欧阳兰在文坛的知名度日渐提高。

孙伏园

其实,欧阳兰写的所谓作品,不过是一些甜得发腻、无病呻吟的呓语而已,毫无文学品味和艺术价值。比如,1923年第14卷的《小说月报》上曾经发表过欧阳兰的两首诗歌,第一首诗《最甜蜜的一瞬》内容是:“她的脸儿偎着我,我的嘴儿亲着她,最甜蜜的一瞬,不在吻时的脸儿相偎,却在吻后的秋波一转。”第二首《爱》更是打情骂俏,庸俗不堪,让人不敢恭维。

值得欣慰的是,欧阳兰的行径两年后被揭露了出来。1925年的春天,欧阳兰由于成名心切,又苦于写不出有意义的文字,就抄袭了日本某剧作家的剧本进行投稿。这次的抄袭丑行很快败露,欧阳兰遭到许多人的谴责,成了过街老鼠。

然而,欧阳兰不仅不反思自己的行为,反而怀着狭隘自私的仇恨心理,继续以琴心为笔名,在报纸和杂志上发表文章为自己开脱。终于,他“男扮女装”的伎俩被人揭穿,彻底成了臭名昭著的人物。

鲁迅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这桩闹剧,鲁迅先生在当时也有过记述。1925年4月,鲁迅先生给孙伏园寄稿子时,曾在信中用幽默的笔调调侃:“占去了你所赏识的琴心女士的诗文的纸面,实在不胜抱歉之至。”

有趣,有料,有深度

作者|王吴军

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