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称为铁骨将军、当代关公:打仗最不怕死、不打麻药做手术!

文 / 老王不卖瓜
2019-03-05 评论 ()

他被称为铁骨将军、当代关公:打仗最不怕死、不打麻药做手术!

在1955年授衔的开国将帅中,有这样一位身经百战、铁骨铮铮的将军,因作战勇猛,被王震上将称赞“打仗最不怕死、不打仗就手痒”;又因其意志顽强,被原乌鲁木齐军区政治部顾问谭尚维誉为“当代关公、真正的英雄好汉。”

他就是铁骨将军陈外欧少将。

陈外欧于1910年12月26日出生在湖南省茶陵县,是一个贫苦雇农的遗腹子。寡母按照当时名贱好养的说法,给他取名叫“外苟”。

先天发育不良再加上后天营养奇缺,使得陈外苟身材矮小,骨瘦如柴。由于生计艰难,其母被迫将他送给一个道士做了几年干儿子,却受尽虐待,逃回家中。

日子刚刚好过点,继父又去世,17岁的陈外苟成了家中的顶梁柱。

在已加入共产党的姐姐、姐夫影响下,陈外苟也走了革命道路,1929年5加入共青团。后来又成为茶陵游击队的一名队员。由于作战勇敢很快被提升为班长。

1931年扩大红军主力,陈外苟由茶陵游击队调到萧克、王震领导的红六军团。

王震虽然是部队首长,但只比陈外苟大两岁,两人谈得比较来。有一天他问道:“你这个名字谁取的?”

“我娘取的。”接着,陈外苟便把自己名字的由来告诉了王震。

王震说:“过去取个贱名也无可厚非,但你现在是红军战士了,可以考虑改个名字。”

“改个什么名字?”陈外苟没了主意。

“外苟……外……我看就改成外欧吧!”王震想了想说。

“陈外欧,好,这名字好!”

在红六军团,陈外欧作战勇猛,思想进步,很快由班长升排长,又升任连长。

在配合中央苏区反第一、二、三次围剿的历次战斗中,均表现突出,不仅骁勇善战,而且展现出一定的组织指挥能力,因此得到萧克、王震的认可,将其选送到永新红军学校学习。毕业生又进入瑞金中央红军大学第一期高级参谋班深造。

1934年8月,陈外欧返回红六军团,担任作战参谋。

红二、六军团在黔东印江县会合后,合编为红二方面军,创建新的根据地。陈外欧改任红六军团四十九团一营营长,后又升为四十九团团长。

1935年春,红二、六军团在湘西与蒋介石80个团的大军鏖战。3月18日,我军与敌人在鸡公垭地区展开激战。李觉率领的敌十九师倚仗飞机大炮的优势,攻势非常凌厉。双方犬牙交错,形势极为严峻。

陈外欧指挥十七师四十九团全体官兵与敌军主力进行对攻,不时展开白刃格斗,战斗异常激烈。陈外欧在指挥部队冲击时,被一颗子弹击中,左手中指和无名指受伤。但当时毫不在意,继续指挥战斗。此战双方均损失惨重,但敌人慑于我军的气势,最终败逃而走。

战斗结束后,陈外欧意识到自己两个受伤手指已无法恢复,留下来只能增加医治的困难时,他要团卫生队队长谭尚维马上进行手术切除残指。可是谭尚维告诉他,麻醉药品已经用完了。

陈外欧说:“没药就不能做手术了吗?关云长刮骨疗毒不怕痛,我们共产党人还怕痛吗!”

谭尚维还在迟疑,陈外欧却正色说:“马上做吧,我顶得住!”

谭尚维被这种大无畏的气概所感动,接受了这一任务。他让陈团长身靠一棵大树,卫生员刘亮生双手端紧陈外欧的左手。

谭尚维动作利落地用盐水冲洗伤口后,割皮,切骨,手术刀嚓嚓作响,两个残指终于切下来了。此时谭队长才发觉得自己出了一身大汗,而陈外欧却始终挺直腰板,右手叉腰,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在场的指战员无不为之动容。

解放后,回忆起这段往事,已经是乌鲁木齐军区政治部顾问的谭尚维仍然感叹不已:“陈团长是当代关公、真正的英雄好汉!”时任乌鲁木齐军区后勤部卫生部长的刘亮生则说:“这次手术教育了我一辈子。”

此后,陈外欧就跟随王震南征北战,立下了赫赫战功。多年后王震谈到陈外欧时说:“陈外欧同志是一个三天不打仗手就发痒的人,他身经百战,只多不少,仅仅南下北返作战就不下百次。陈外欧打仗最不怕死。因为打起仗来他的指挥位置总是靠前,叫都叫不回来。为此,他没有少挨我的批评,但他习性不改,听到枪响就坐不住。”

新中国成立后,陈外欧离开野战部队,历任西北军官学校教育长、解放军第一通讯学校校长、中央军委测绘局局长兼解放军测绘学院院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6年,周总理点名指派他担任国家测绘总局局长兼党组书记,成为新中国测绘事业的创始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