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南斯拉夫到底有多强大,它凭什么会被称作“巴尔干之虎”?

文 / 云石君
2019-03-05 评论 ()

当年的南斯拉夫到底有多强大,它凭什么会被称作“巴尔干之虎”?

历史长河里,巴尔干半岛长期处于欧洲天主教、新教文明,俄罗斯东正教文明,以及西亚伊斯兰文明三大势力的逐鹿场。地处三大势力的夹缝中心,且巴尔干半岛本身的地缘实力不足,难以整合出一个强大的本土势力与其它三方劲敌对抗。在夹缝中的巴尔干半岛只有自身整合为一体,成为一支有实力的区域性势力,才能谋取最大的利益,在三大势力博弈中,有施展纵横之术的空间,左右逢源。

而这支区域性势力终于在20世纪出现了,它就是南斯拉夫。

一战后,奥匈帝国瓦解,1918年,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联合组成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王国,1929年定名南斯拉夫王国。虽然,巴尔干半岛是一个独立的整体,但是其内部山地纵横,区域分散,没有一个强大到可以压制四方的中心势力。而南斯拉夫本身就是由众多地区拼凑而成,文化、民族和宗教异常复杂,就如同一锅大杂烩。这样的国家,要维持稳定,是一件大难题,更何况还影响了欧洲,甚至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在铁托的领导下,南斯拉夫成为了巴尔干半岛上的区域大国,有“巴尔干之虎”的美誉。

在外部虎狼环伺,内部四分五裂的局势下,南斯拉夫却实现了崛起,摆脱了长期受到外来凌虐、战乱不堪的宿命。

那么,为什么是南斯拉夫改写了巴尔干的命运呢?云石君将做具体分析。

首先,来看当时近东的地缘政治格局。

19世纪, 巴尔干半岛还在日趋衰落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下,不过,也仅仅是全力扑在伊斯坦布尔一隅,无力于巴尔干半岛其它部分的统治,这为巴尔干本土势力崛起提供了战略空间

与此同时,民族主义兴起、传播,1878年,巴尔干半岛中部占相对优势的塞尔维亚民族在俄国的协助下获得完全的独立,1882年成立王国。

此阶段,东正教系统的沙皇俄国,以及天主教系统的奥匈帝国,也处在混乱之中,实力不济。沙俄在两次工业革命中都被西欧国家甩在了身后,再加上,1853年,沙俄在克里米亚战争惨败,国力损失很大。在崛起后的普鲁士压制,以及内部严重的民族矛盾之下,奥匈帝国也是摇摇欲坠。

三大势力都自顾不暇,塞尔维亚便趁机发展壮大。而西欧的英法,为了维持近东的均势制衡,遏制三大势力,有意扶持塞尔维亚。因英法与巴尔干半岛的地缘疏离关系,决定了他们不能直接占领巴尔干半岛,只能通过地中海战略通道,来加强对巴尔干的影响力 。有英法撑腰,塞尔维亚腰杆也直了,还有能力挖奥斯曼土耳其的墙角。

而一战后,作为协约国成员的塞尔维亚又抓住了千载难逢的良机,获得了不错的战争红利。一战后,奥匈帝国消失,奥斯曼帝国国力大衰,基本无力打巴尔干半岛的主意。而俄罗斯在战争中损失惨重,新生的苏俄红色政权更是受到西方细节的围追堵截,内忧外患,自顾不暇。

对于塞尔维亚来说,真是千载良机,乘胜追击下,巴尔干半岛上多个地区被塞尔维亚收入囊中,南斯拉夫王国顺势成立,地盘大了,看上去有一个看上去总算有了区域性大国的样子。

不过,这毕竟是华而不实的。

巴尔干半岛内部四分五裂的地缘结构,难以有效实现政治整合;同时巴尔干半岛地缘实力有限,本土文明并不强势,被伊斯兰、东正教、天主教三大主流文明同化成为了主调,民族众多,民众信仰不统一,语言多样,人文结构错综复杂。怎一个乱字了得。

虽然,塞尔维亚民族是主要的统治族群,但其并没有绝对压倒其它民族和势力的优势,不足以形成主体性。

南斯拉夫四分五裂的地缘结构和高度撕裂的人文结构,决定了南斯拉夫王国自诞生之日起,就和分裂相伴。

那如何才能避免分裂呢?显然,在政治和文明体系上,主体民族融合、同化边缘民族是上策。

不过,前文也提到,作为主体民族的东正教系的塞尔维亚,相较于其他民族和势力只有微弱的优势,没有个九牛二虎震慑之力,其他民族和势力又怎能甘愿臣服于塞尔维亚。况且,塞尔维亚有来自东正教系统俄国的支撑,其他的族群也会找到强势的外部势力做支撑,如果非要硬来,内乱就不可避免,那么南斯拉夫也就会打回未曾统一时的原形,仍然继续其沦为列强的逐鹿场的宿命。

既然同化行不通,那就只能靠鼓吹“南斯拉夫”族系的认同感,来增强各民族间的团结统一。

虽然,巴尔干半岛上的族群关系错综复杂,但是,从族群起源上,都可以追溯到南部斯拉夫人族系。通过族系认同,来弱化民族、宗教、语言、地缘的矛盾,看上去是一条不错的纽带,于是,有了南斯拉夫王国的成立。

不过,这个纽带看上去很美好,实际上一点也不结实。在现实激烈的民族、宗教、语言、地缘矛盾之下,谁还会有心思去想到那几千年前遥远时代的“祖宗们”,毕竟过去是用来追忆的,把握现在才最重要,从务实的角度来看,谁让他们日子好过,谁就是祖宗。

只能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无论把“南斯拉夫”族系吹得像花儿一样,可是那也只是一朵看不见摸不着的花儿。在民族存亡,国家发展大计上,虚无缥缈的血脉联系太单薄,太无力。

虽然,一战后,南斯拉夫有了希望,不过,分裂因子就像是粉碎机一样,使得希望呈现出碎片化。

随着纳粹德国的崛起,巴尔干半岛又面临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还要强大的威胁。二战爆发后,南斯拉夫王国身陷内忧外患。1941年,纳粹德国横扫南斯拉夫,宣布塞尔维亚被占领土,在克罗地亚人和波斯尼亚人聚居区建立傀儡政权克罗地亚独立国,南斯拉夫其余领土为德国盟友瓜分。

在南斯拉夫共产党及其领袖铁托的领导下,抵抗组织利用巴尔干半岛多山的地貌,跟德军及伪政府大打游击战,逐渐发展壮大起来。1945年,在铁托领导下,战后重建南斯拉夫联邦,1946年,更名为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

虽然,南斯拉夫得以重生,但是,内部地缘结构分裂、人文结构撕裂依然存在。而且,二战后,近东乃至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发生巨变,美苏争霸拉开序幕,巴尔干,成为二者争霸的一个焦点,南斯拉夫面临着严重的外部威胁。

在巨大的内忧外患下,铁托领导下的南斯拉夫该如何应对?

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云石君下一节继续为您解读。

本文为云石地缘政治系列211章。解读大国博弈内幕,剖析政治深度逻辑,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云石,收看全部云石君地缘政治系列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