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悔:为返城抛弃农村妻子,她后来只活到40

文 / 口述知青
2019-03-05 评论 ()

知青悔:为返城抛弃农村妻子,她后来只活到40

当返城的消息传来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要回去。由于山杏的户口无法迁回城里,离婚是我唯一的办法。当时,我太年轻,我竟然还暗自庆幸,幸亏我和山杏还没有孩子,省去了不少麻烦。当我向山杏提出离婚时,她什么也没说,只是一个劲儿地抹着眼泪。

为了能回到城里我抛弃了山杏。

虽然过去四十多年,可一想起山杏,我的心里就充满愧疚。这些年,我的心没有一天安生过。

1971年,我们一行四十多人到高平附近的一个小村子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认识了山杏,她是房东的女儿。第一回见她时,她才只有17岁。山杏喜欢听我吹口琴,很多个夜晚,她都托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我,听我吹《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在那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山杏是我唯一的慰藉。

1976年夏天,我和山杏到公社办了结婚登记。当时的想法是反正也回不去了,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强,多少能有个照应。更何况,我是真的爱山杏。可生产队的日子真的太苦,苦得让人一天也不想待下去。在城里,国家每个月给分配食用油,可食用油对村里人来说太奢侈了,一年都吃不上几回。肉就更是稀罕物件了,一年到头也难得吃上几回。当时,做梦我都想回城里去,这也是每个知青心里的一个梦。

当返城的消息传来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要回去。由于山杏的户口无法迁回城里,离婚是我唯一的办法。当时,我太年轻,我竟然还暗自庆幸,幸亏我和山杏还没有孩子,省去了不少麻烦。当我向山杏提出离婚时,她什么也没说,只是一个劲儿地抹着眼泪。

很快我就和山杏办了离婚,顺利回到城里,并且被分配到工厂工作。后来,偶尔也能听说一些山杏的消息。她改嫁了,可过得并不幸福,才四十出头就走了。如果可以重新来过,我想我一定不会做那样的混账事。

作者:牛建国,来源:山西晚报,摘自凤凰网,网络配图。

征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