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有没有杀人?DNA离奇出现在杀人现场游民被关1个月真相逆转

文 / 人生仿佛一场旅行
2019-03-05 评论 ()

忘记有没有杀人?DNA离奇出现在杀人现场游民被关1个月真相逆转

「我那天喝到断片了......」安德森(Lukis Anderson)坐在警察局里,他正被指控抢劫杀人。连安德森都自我怀疑,也许他真的杀了人,毕竟他是一个26岁无家可归的酒鬼,醉到不省人事,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示意图,与本文无关/pixabay)

2012年11月29日深夜,一群男子闯入矽谷200坪的豪宅,主人库姆拉(Raveesh Kumra)正在客厅里看CNN,突然被蒙上眼睛、用胶布死死封住口鼻。他们不久后发现库姆拉的妻子海琳(Harinder)在楼上熟睡,也将她绑在库姆拉旁边,接着洗劫房子屋里所有现金和珠宝便迅速逃离现场。

海琳努力挣脱后拨打911报警,然而警察抵达现场时,库姆拉已经奄奄一息,经医护人员抢救后为时已晚,窒息身亡。三个礼拜之后,警方在现场找到三个嫌疑人的DNA,其中包含安德森残留在库姆拉指甲上的DNA,警方很快对三人发出逮捕令。看到警方的DNA报告时,安德森第一个反应是:「不,不,不,不,我不会那样做!」但没多久后又改口:「呃......也许我真的做了。」

(图/abcnews影片截图)

本案负责警官为朗恩斯福德(Erin Lunsford),经验老道的他,先从嫌疑人这条线往下挖,他发现除了安德森之外的另外两名嫌疑人,平时都在附近活动,互相结识,也有多起前科。朗恩斯福德还发现,其中,22岁嫌疑犯奥斯汀(DeAngelo Austin)有个妓女姊姊弗里茨(Katrina Fritz),和死者库姆拉关系匪浅,库姆拉帮她买了一套房,每个月还汇给她3000美元(约台币88,347元)。

后来警方才知道,库姆拉早已跟妻子海琳离婚,只是协议暂居在同栋房子里。而库姆拉跟弗里茨已经纠缠了12年之久。警方在奥斯汀的手机里找到一张由姊姊弗里茨传来的地图,地图标示的位子就是库姆拉的宅邸。事情有了突破,离真相不远了。

然而,有个谜一直破不了,那就是第三个嫌疑人安德森,到底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朗恩斯福德怎么样都连不起来。

(示意图,与本文无关/pexels)

公设辩护人库利克(Kelley Kulick)看着安德森呆呆的样子,也觉得他不像杀人犯。「可是DNA总不会错吧!」看过DNA报告的人,都认为案件90%差不多定案了。然而库利克却选择相信他一回,她向街坊邻居打探安德森平日作息与为人,大家都说安德森是个可怜人,从小流落街头。虽然他常常严重酗酒导致短暂失忆,但个性还不错,幽默且懂分寸,商家都很照顾他。邻居一致认为,安德森不会走到杀人这步田地。

(示意图,与本文无关/pixabay)

库利克心想,如果不能证明安德森的清白,至少能用医疗历史帮他能减轻一点刑期。然而,当库利克拿到安德森的就医档案后,有了惊人的发现──11月29日那天安德森明明人在医院啊!原来那天安德森又开始酗酒,酒精中毒后被送往医院打点滴,几个小时之后才出院。

库利克还原了当天的情况,11月29日晚上10点多,安德森走进便利商店不久便晕倒了,超商打了911报警,警察、消防员、救护车先后到来。晚上10:45安德森被送到医院,之后在护士照料下躺了一整晚。而库姆拉抢劫案发生在11:30~1:30之间,换句话说,安德森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

(示意图,与本文无关/pixabay)

但最大的问题是,安德森的DNA怎么跑到死者的指甲上的?警官朗恩斯福德和库利克一起推敲事情到底从哪里开始出错,后来他们想起那晚,安德森和库利克的共同点是什么,很快地,他们有了结论──救护人员!几个小时前把安德森抬上担架的救护人员,在几个小时之后抢救了库利克,他不小心让安德森DNA沾黏在身上,并落到了库利克的身上!

真相终于大白!还好库利克锲而不舍追回安德森的清白,否则安德森可能就在迷糊之中被判死刑了。DNA不只能拿来调查真相,还差点促成冤狱。

关了一个月的安德森出狱后,没有得到任何赔偿,继续做回他的游民。他觉得自己可能不是唯一因为DNA被误判的人,他说自己很幸运,至少上帝保佑了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