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毛主席是同学,两年时间竟杀了数万人,最后却神秘死亡

文 / 历史小雄
2019-03-05 评论 ()

他和毛主席是同学,两年时间竟杀了数万人,最后却神秘死亡

夏曦(1901年-1936年),字蔓伯,又作蔓白,化名劳侠。湖南益阳桃花江镇(隶属桃江县)人。夏曦为毛泽东主席同学,曾和毛泽东一起参加湖南革命运动,是湖南群众运动的重要骨干,湖南早期社会主义青年团员之一。1931年3月,夏曦被派往湘鄂西苏区接替邓中夏的领导工作,并兼任红二军团政委,在此期间,夏展开大规模的肃反行动。

夏曦在两年多的时间,竟然杀掉数万自己人。他自己身边4个警卫员,被他亲手杀了3个!完成了四次大肃反的湘鄂西根据地由原来的人马5万多人减员为4千人,杀得只剩下5个党员(李锐的资料)。这些数字都只统计了军队被杀者,未将地方上的冤魂统计在内。考虑到湘鄂西的面积,哪怕采用最保守的统计数字,该区肃反战果赫赫,为各区之冠。红3军这时的兵力仅相当于两个团,已经濒临毁灭的边缘。最后,贺龙对夏曦说:老夏,不能再杀了,再杀就杀光了。夏曦大约也感到人马太少,故而默默无语。以红军装备之紧张,红三军竟然出现枪比人多的怪现象,而且士兵没人敢当班、排长,生怕那是冤枉送命的最佳捷径。

夏曦亲自拉开了湘鄂西“大肃反”的序幕,把党内正常的分歧都当成“改组派、托派、AB团、第三党、取消派”,连续开展四次“肃反”运动。第一次“肃反”始于1932年5月,据湘鄂西中央分局之后向中央提供的报告(下简称“报告”)称,党政军各级干部被捕达“千余人”,“处死百数十人”。同年8月第二次“肃反”,正值反“围剿”失败,红军撤离途中,又称“火线肃反”。贺龙回忆:“白天捉人,夜间杀人”,走一路杀一路,对象为红军指战员。报告称“逮捕241人,处死14人”。1933年3月,夏曦发动第三次“肃反”,大批老红军的创始人如周小康、陈协平、杨英、王炳南、段德昌被杀害。报告称“逮捕236人,处死56人”。同年5月,第四次“肃反”,一直进行到1934年春天。报告称“逮捕172人,处死41人”。四次“肃反”,报告称“前后共逮捕了3000多人,党苏(苏维埃)干部十分之九为改组派。”

不过,这只是最保守的估计。贺龙曾回忆:“夏曦在洪湖杀了几个月,仅在这次(第一次)肃反中就杀了一万多人。现在活着的几个女同志,是因为先杀男的,后杀女的,敌人来了,女的杀不及才活下来的。”“一万多人”与报告称“处死百数十人”的差距之大,难以想象。况且还不包括后三次“肃反”。一个公开的事实是,三万多人的红三军,经过肃反后,加上牺牲和逃亡的,人数下降到三千余人。行军从头可以看到尾,出现枪比人多的怪现象,士兵没人敢当班、排长,生怕冤枉送命。当时夏曦定了各种名目抓人:二人相遇,一起回到屋里说句话即有“兄弟团” 嫌疑;同乡相聚,买些花生来吃即加以“好吃会”之名;女同志拉家常,被打成了“荷花会”反动组织……而一人成了“改组派”,一经逼供,往往牵扯出一串人。

当时撤离洪湖苏区时,夏曦下令政治保卫局将“肃反”中逮捕的所谓“犯人”一半枪决,另一半则装入麻袋系上大石头抛入洪湖活活淹死。据说,当时吓得农民不敢下湖打鱼,因为打捞上来的多是死尸,湖水甚至变了颜色。解放后多年,洪湖还能挖出白骨。段德昌,红三军第9师师长,彭德怀的入党介绍人,“肃反”也难逃一劫。他对夏曦的做法提出质疑,随后立即被逮捕。段临死前提出3个要求:给顿饱饭;妻女为烈属;子弹留着打敌人,用刀执行。据说执行者为了折磨段德昌,选了一把钝刀将他砍死。湘鄂边红军和苏区的创始人之一、红9师参谋长王炳南也被杀,被杀前已被打断双腿,是被人架着砍死的。王炳南被杀后,他的二儿子也被杀害。1936年在贵州毕节县七星关的一条河里,夏曦神秘死亡,死因至今众说纷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