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防空洞惨案

文 / 重读历史
2019-03-05 评论 ()
重庆防空洞惨案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为了动摇国民政府的抗战决心,迫使其屈服投降,从1938年到1943年,日军出动大量飞机对重庆进行了数年惨无人道的战略轰炸。1941年6月5日晚9点左右,日军出动24架飞机分三批轮番轰炸重庆,空袭时长达5个小时,因为当时未及时对市民进行疏散,所以大量民众拥向公共防空隧道(十八梯大隧道)中造成洞内人数接近饱和,由于管理隧道口的宪兵及防护人员紧锁栅门,不准隧道内的市民在空袭期间出入隧道,在长达10小时的高温和严重缺氧的情况下,大量避难民众因通风不畅导致窒息,同时又发生推挤践踏,造成了骇人听闻的防空隧道惨案,史称“大隧道惨案”。这是中国抗战期间发生在大后方的最惨痛的事件,它与1938年6月9日的黄河花园口决堤、1938年11月13日的长沙大火,并称为抗战时期的中国三大惨案。

重庆防空洞惨案

世界最佳之地下城

1939年5月3日,日机26架空袭重庆,六百多居民被炸死。第二天,27架日机再炸重庆,市区大多数主要街道成为废墟,三分之一的建筑化为灰烬,三千多居民被炸死,英国、法国、德国的使馆也被轰炸,各有人员伤亡。

为了预防和减少日军轰炸造成的损失,国民政府全面启动了防空洞的建设,铺就了一张庞大的地下防空工程网。当时的报道曾号称“重庆已成为今日世界最佳之地下城。”饱受日军轰炸之苦的重庆市民似乎看到了转机。

重庆防空洞惨案

生死隧道如同炼狱

1941年6月5日下午6时左右,雨后初晴,突然空袭警报长鸣。得知日军的飞机要来空袭,人们纷纷涌向防空隧道的入口。防空隧道内聚集的人特别多,显得十分拥挤。除了两旁的板凳上坐满了人以外,连过道上也站满了人群。洞内空气异常浊闷。

晚上9点钟左右,日军飞机进入市区上空,开始狂轰滥炸。由于人多空间小,再加上洞口紧闭,洞内氧气缺少,人们开始觉得呼吸不畅,浑身发软,连隧道墙壁上的油灯也逐渐微弱下来,气氛顿时紧张,有些人开始烦躁不安,举止反常。

生还者朱更桃回忆当时情景说:“在洞内,起初只觉得头脑发闷,大汗淋漓,渐渐身体疲软,呼吸困难,似乎淹在热水当中,脚下温度异常之高。左右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衣裤撕碎,好像精神失常一般。”

重庆防空洞惨案

生还者何顺征对当时的感觉也记忆犹新,说:“开始感觉热得慌,心脏似欲下坠,如患急病,很想喝冷水。往外走,竟有人拉着,不能举步,黑暗中有人拉我的手乱咬,手和背到处受伤,衣服也被撕破了。”

人们再也按捺不住性子了,开始拼命往洞口拥挤。由于洞门是向外关闭的,因此,人群越往洞口挤,门越是打不开。守在洞外面的防护团员只知道日机空袭时,禁止市民走出防空隧道,而对洞内所发生的危险情况一无所知。

洞内的氧气在不断减少,洞内人群的情绪更加急躁,他们拥挤在一起,互相践踏,前面的人纷纷倒下,有的窒息死亡,而后面的人浑然不知,继续踩着尸体堆往外挤,惨案就这样发生了。

重庆防空洞惨案

后来洞门被打开,霎时间,洞内的人群如同破堤的河流一样冲出洞门,一部人因此而得以生还。郭伟波老人是冲出洞外的少数人之一,回忆当时的情景和感受,他说:“后来,木栅不知怎样打开的,守在外面阶梯上的防护团也跑掉了。人流穿过闸门,犹如江河破堤,拼着全力往隧道口上冲。我和两位同学因年轻力壮,用尽力气随着人流挤出木栅,昏头昏脑地上了阶梯,终于来到地面上。当时我到底是凌空?是滚爬?还是被人流夹住推出来的?实在是闹不清楚。只觉得一出洞口呼吸到新鲜空气,浑身都感到凉爽、舒畅,瞬即又迷惘、恍惚,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地躺下了。我那时没有手表,昏睡了大约半个小时又苏醒过来,只听见隧道里传来震耳的呼喊和惨叫声。我从地上爬起来一看,自己躺的位置离隧道口约30米,周围有100来人,有的正在苏醒,有的呆呆地站着,然而,再也不见有人从隧道口里走出来。我低头一看,自己的上衣已经被扯破,钮扣大部失落,帽子丢掉了,肩上挎包所装的信件、相片、日记本也全部不见了。东西是损坏、丢掉了,但我总算挣脱了死神,回到了人间。”

重庆防空洞惨案

到处都是死难者的尸体。其凄惨情状正如当时重庆市市长吴国桢所说:“洞内之(难民)手持足压,团挤在一堆。前排脚下之人多已死去,牢握站立之人,解之不能,拖之不动,其后层层排压,有已昏者,有已死者,有呻吟呼号而不能动者,伤心惨目,令人不可卒睹。”很多死者都是挣扎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才含恨离开人世的。他们有的面部扭曲,手指抓地,有的仰面朝天,双手垂地,有的皮肤抓破,遍体鳞伤,十分悲惨。

重庆防空洞惨案

大隧道惨案发生后,重庆卫戍总司令兼重庆防空司令刘峙在幕僚的建议下,急忙派出卫戍司令部的卡车,把所有窒息而死的人,运至朝天门河坝,用意是这些人因缺氧而死,运至河边空气新鲜处,或可复活。但是,参加抢救的士兵、特务人员、防护团员、服务队员视人民生命如儿戏,他们把尸体拖出洞门,有些还未死的,被他们拖死;有些被拖断手脚;有些尚有一丝气息,但因上有尸体堆积,被活活压死。更有甚者,一些参加抢救的人员非但不全力救人,反而趁火打劫,从尸体上搜取首饰、钱物,剥取衣裤,引起群众极大愤慨。运至朝天门河坝的死尸中,确有少数因吸到新鲜空气而复活者。但他们醒来后.发现随身所携带的财物已被洗劫一空,感到今后无以为生,便绝望地放声大哭。河坝一带,死尸累累,哭声雷动,其状甚惨。

大隧道惨案的发生使重庆舆论为之震惊,市民强烈要求惩办责任者。不久,蒋介石下令免去刘峙的重庆防空司令职,该职由重庆宪兵司令贺国光兼任;重庆防空副司令胡伯翰撤职留任,隧道工程处处长吴国柄撤职,副处长谢元模记大过两次;重庆市长吴国桢撤职留任。震惊中外的大隧道窒息惨案,至此草草了结。

重庆防空洞惨案

死亡人数至今不详

百人说法明显瞒报

百人说的下限为461人,上限为999人。百人说主要是国民政府官方的统计和说法。大隧道窒息惨案发生后的第二天,重庆防空总司令部对外宣称:“惨案死亡461人,重伤291人”。在社会舆论的强烈要求下,蒋介石命令组成“大隧道窒息惨案审查委员会”,对惨案进行调查。此后陪都空袭救护委员会称死亡人数的登记编号始终没有超过650人。

百人说的数字明显有些当局人为控制和操纵的痕迹。惨案发生后,民怨沸腾,舆论哗然。据惨案发生后不久到实地采访的《新民报》记者陈理源说:“就我亲到尸骸累累的出事地区和向附近居民了解的情况来说,也深感该部难免有‘以多报少’的行为。”

千人说法有据可考

关于“大隧道窒息惨案”的死亡人数,最有发言权的还是当时在现场从事医疗、救护工作的负责人。从档案上看,重庆卫戌总司令部作为自始至终负责惨案救护工作的机构,它所报告的数字准确性更高。当然前提是这个数字没有受到政府和当局的影响和操纵。6月6日重庆卫戌总司令部在致行政院关于大隧道窒息惨案原因及抢救情况的函中称:“截止本(六)日午后四时二十分止,三处洞口共计运出男女尸944具,童尸74具。”6月8日,重庆卫戌总司令部再次呈文行政院:“称三洞尸体已全部运出洞外,计有1115人。”从以上引文中可以知道,惨案发生的第二天,重庆防空总司令部公布的死亡人数是461人,政府部门公布的数字也仅为500~600人,而重庆卫戌总司令部内部报告初为1018人,后为1115人,早已超过了当局公布的数目。

重庆防空洞惨案

万人说法渐被采信

“万人说”的数据约为9000余人,在所有幸存者有关惨案死亡人数的回忆当中,“万人说”占绝大多数。据广东籍的幸存者刘伟波回忆:“一夜之间因窒息挤压而惨死市民近万人……”而曾入十八梯洞内避难生还的欧阳祝泽说:“十八梯洞内死的人很多,搬了一个昼夜才勉强搬完,大约死的五六千人。”

该防空洞共有三个洞口,一个洞口尚且如此,三个洞口死伤人数当在万人左右。曾入演武厅避难生还的李建国说:“三个洞子都死了不少人。其中以十八梯大洞死的最多,石灰市大洞第二,演武厅洞子第三,但演武厅洞子也死了不少人,大约有二三千人,总计三洞死了万把人。”

近30多年,不少史家和史书采用万人说。据《重庆市志》第1卷称:“1941年6月5日,日机于夜间轰炸重庆,导致校场口和平大隧道大惨案,窒息9000余人。”1955年重庆文史馆编《重庆市略志》称:“总计这个大隧道内的人数(死亡人数),至少总在万人以上。”1985年出版的《重庆抗战纪事》称:“六月五日发生了‘重庆大隧道惨案’,近万人在洞中窒息。据当时在实地采访的《新民报》记者陈理源说:“至于将罹难者尸体抛入长江和窖于朝天门下沙嘴,仅为事后多年的传闻,缺乏事实根据。惨案发生时,我曾到集结待运尸体的朝天门港口探视,那凄凉悲惨之状,固不禁催人泪下,激起对日本帝国主义和国内官僚的切齿痛恨。前田哲男在《重庆大轰炸》一书中也称:“洞内炎热,在一万多名人群中,有陈荣安等人,还有草药街的其他居民。”

重庆防空洞惨案

中国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大楼

是“天灾”,也是人祸

究其导致惨案发生的原因,归纳为以下几点:

1、入洞避难者严重超员;

2、长时间的疲劳轰炸;

3、管理上的混乱;

4、负责隧道管理的防护人员将避难者锁在隧道内,亦未根据实情利用空袭间隙组织避难者外出换气;

5、隧道内的通风照明设备由于人为原因未能启用,加之隧道设计上所留下的隐患等原因。

其实,早在1941年4月中旬,大隧道内就已安装好了电动通风机。原定于惨案发生前两天,也就是6月3日试验开车,6月5日下14:00—17:00验收,但厂方直等到警报发出前半小时,防空部谢元模也没有出现。谢元模解释:“因本人非电器专家,原约定电灯厂工程师同往验收,因该人未到,故未往验收。”防空部第三处正、副处长丁荣灿和潘联说,真正原因是防空部没有给军政部贿赂,军政部拒绝验收,机器竟不敢启用任其闲置。

造成防空洞质量缺陷的另一个原因是经费不足和挪用。据谢元模报告,通风照明设备工程,1940年7月到11月为第一期,军政部每月拨款12万元,应合计60万元。1941年2月到5月为第二期工程,行政院直到1941年5月26日,才核准防空部工程处1941年度防空设施经费一共140万元,其中大隧道工程占40万元。这些经费大部被挪作他用。1940年12月,防空部申请大隧道内安装通风机30具需款39万元,因为付不起钱,只买了20具,其余的退还给厂方了。

【文夕大火】

点击“阅读原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