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梦境(原创)

文 / 庆明cr
2019-05-23 评论 ()

八月底,许昕本以为已经过了旅游最旺的时间段,但是眼前排队登机的两条长龙告诉自己,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确切地说,这是短时间内第二次印证了自己的错误,三个小时之前,在拉萨登机的时候,已经证明过一次了。

飞机从拉萨起飞,经停沙城,飞往青城。本以为要在沙城机场候机厅待上至少一个小时,但是许昕去了趟洗手间后,刚在登机口旁边的等候区坐了十几分钟,书才看了没几页,广播里就通知登机了。

队伍排得实在有些长,两条直线容纳不下所有人,还在队伍末尾拐了个弯,又排出去不短的距离。许昕抬头看了看,估计全部检票进去还要几分钟时间,所以自己还是在座位上再安心看一会儿书吧。说来惭愧,出门都半个多月了,随身携带的一本书却还没有看完,书皮封面倒是不出意外地磨损折皱了许多。

“我又登机了,很快起飞,后会有期。”许昕是最后一个登机的人,放好行李在座位上坐下来之后,他给丁蕊发了这样一条短信,随即关闭了手机。

在西藏这段时间,因为高原反应,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虽说从拉萨到沙城时已经睡了一路,但是重新登机之后,许昕还是一坐下便感到睡意侵袭,很快又进入了梦乡。


许昕和丁蕊本来的计划是从沙城出发,坐火车慢慢晃悠到拉萨,这样可以有一个海拔从低到高逐渐适应的过程。火车票都已经提前订好了,但就在许昕从青城前往沙城的半途中,丁蕊告诉他事情有变:原本已经提前跟领导说好的休假不得不推迟一周,而且休假时间也由原来的两周压缩到了一周。那么,为了能在西藏多玩两天,只能退掉原来的火车票,改为乘飞机前往。

这样的变故对于许昕来说倒是无所谓的事情,多出来的一周时间,自己可以在沙城好好转转,重温一下大学时期的美好时光。许昕去大学母校待了两天,一条路一条路地走遍了校园每一个角落,去上学时经常上课的教室里坐了坐,吃了以前在学校时常去的几家饭店,还和学弟们一起打了会儿篮球……周末约了两个在沙城工作的同学小聚,一起去体育场看了场足球比赛,吃饭时畅谈了大学时期一些难忘的回忆和毕业后各自的有趣经历……去了一个学弟工作所在的周边小镇,跟学弟一起泡泡温泉游游泳,喝喝小酒吃吃鱼……

在沙城机场候机准备前往拉萨的时候,原本还担心许昕一个人待在沙城会很无聊的丁蕊,在听许昕讲述完自己充实而愉快的一周之后,感觉心安的同时又有些嫉妒。本来领导是要取消她的休假,在她据理力争并保证加班加点,尽量用一周时间完成两周的工作量之后,领导才又同意了她的请求。所以这一周,她是在高强度的工作节奏和超负荷的工作量中度过的。

飞机正点起飞时间是晚上九点三十八分,而就在他们以为马上要登机的时候,最不想听到的航班延误通知却适时通过广播传到了他们耳中。只说了因为天气原因暂时无法起飞,具体起飞时间待定,让乘客不要离开候机大厅,随时留意广播通知。

在来机场的路上,丁蕊就一直念叨着千万不要延误,此时听完广播,想到每在沙城耽误一分钟,可以在西藏玩的时间就少一分钟,她杀人的心都有了。看到丁蕊义愤填膺的样子,许昕连忙安抚她:在中国航班延误才是正常的,所以如果正点起飞了,反而可能不是什么好事情;再说既然没通知具体延误多长时间,说不定半个小时,顶多一个小时之后就能飞了。

在许昕的一番劝导之下,丁蕊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最后竟还反过来安慰许昕说好事多磨,让他不要上火。万幸,飞机只延误了两个小时,在午夜十二点之前,许昕和丁蕊总算离开了沙城。飞机起飞之后,丁蕊的脸上才又露出了笑容,许昕也终于轻松了下来。

可能是之前一周的工作确实太累,飞机刚一起飞,丁蕊就靠在窗口边上睡着了。现在已是名副其实的三更半夜,但是许昕却全无睡意。虽然已经在沙城玩了一周,可真正在前往拉萨的飞机上坐下后,许昕突然觉得恍惚起来,感觉很不真实。

看着窗外渐远渐小的城市霓虹,丁蕊就在自己身边,想到两个多小时之后他们就将一起到达向往已久之地,许昕的眼前不禁模糊起来。他收回自己望向窗外的视线,抬手点亮了阅读灯,还是尽量不要沉入到回忆当中,集中精力看会儿书,或许可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飞机即将到达拉萨贡嘎机场,请各位旅客调直座椅靠背,收起小桌板,系好安全带……”

因为思想上一直在做着斗争,所以在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许昕虽然眼睛一直盯着书本,可是实际上他总共也没看上几页,看过的也基本上不明所以。扭头看了看丁蕊,睡得很踏实,一路上动都没动一下,一直保持着斜靠在窗口边上的姿势。

“嗨,该醒醒了。”许昕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丁蕊,此时飞机已经降落在跑道上开始滑行,而丁蕊还没有要自己醒过来的意思。

“到了吗?”丁蕊坐直身子,转着圈扭动几下脖子,问完后又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是啊,外面好像在下雨,刚才广播说拉萨现在室外温度只有九度。”

“呀!托运之前忘记拿出件厚外套了,不会感冒吧。”丁蕊说完后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像是现在已经感觉到了寒冷似的。

“不用担心,我带了件外套放在上面行李架上,而且候机厅里应该不会冷,出去之前取了行李,把厚衣服拿出来穿上就行了。”

一走出机舱,许昕就感觉被自己刚刚说过的话打了脸,不禁怀疑起飞机上的播报是否准确,因为外面冰凉的空气让人感觉温度好像是在零下。许昕赶紧把拿在手上的外套递给丁蕊,两人加快脚步,要尽快去把行李取了才好。


贡嘎机场距离市区有大概一个小时车程,虽然此时是凌晨两点多,但外面疾风骤雨,车子只能开得比平时还要慢一些。等到达事先预订好的酒店时,已经将近凌晨四点。刚一进酒店房间,许昕就连打几个喷嚏,喉咙也开始有些难受了。

“在机场的时候,我说外套让你自己穿,你非得给我。你快点先去洗个热水澡吧,让水烫一点,洗完后吃点感冒药,幸亏我提前准备了。”房间内的空气也是冰凉的,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酒店的被子都是很厚的棉被。丁蕊发现房间里没有空调,怕盖上这厚厚的棉被还是会冷,于是又从柜子里把两条备用的也拿出来,一张床上放了一条。

“放心,没什么事儿,睡一觉起来就好了。”虽然丁蕊说话的语气里满是责怪,但是许昕知道她是在担心自己。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是这样,好话不会好说,现在都毕业几年了,风格还是没变。

许昕显然对自己的情况太过乐观了。虽然一夜安眠,但是临近中午醒来的时候,许昕感觉自己的全部体重好像都集中在了头上。倒不是很疼,但是昏昏沉沉的没有精神,更难受的是嗓子像被很多根针在扎一样,用舌头舔一下都能感觉到密密麻麻的炎症颗粒。

丁蕊已经先于自己起来了,正在用电热水壶烧水,她坐在桌边翻看着许昕带来的书,等待着水开。

“你什么时候起的?”许昕从床上坐起来,晃了晃自己沉重的脑袋,希望能够把自己晃得清醒一点。

“醒了啊,我也才起没多久,刚刚洗漱完。你感觉怎么样?”丁蕊说着话的时候水开了,她说完后拿起水壶倒了两杯水,端了一杯过来递给许昕。

“还行,头稍微有点晕,嗓子也有点疼,多喝点开水就好了。”许昕接过丁蕊递来的水杯,他怕丁蕊担心,所以尽量轻描淡写地说道。

“看来你真的有点感冒了,赶紧起来洗漱一下,然后我们出去找点吃的,吃完饭后你再吃点药。”丁蕊听到许昕说话的声音有点变了,把手背放到他的额头上试了一下,感觉只是稍微有一点点发热,也就没太担心。

“好的,这就去。”许昕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刚烧开的水有点烫,还是等洗漱完再喝吧。


“您好,先生,请问您要喝点什么?”“您好,女士,请问您要喝点什么?”

许昕感觉到机舱里一阵轻微骚动,睁开眼睛抬头看了一下,刚好迎上女空乘热情的笑脸。自己刚刚不是在拉萨的酒店房间里喝水吗,怎么一眨眼又在飞机上了。

“先生,您要喝点什么,我们有果汁、可乐、咖啡……”

“给我一杯开水吧,谢谢。”没等空乘小姐说完,许昕便微笑着回答道。

刚才的水才喝了两口,嗓子刚感觉舒服了一点。许昕接过空乘小姐递过来的杯子,喝之前不禁舔了舔嗓子,还好,现实中的自己嗓子并不疼。喝完杯子里的热水后,许昕才真正清醒过来,奇怪,刚才做的梦不正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吗,为什么会在梦中又一次重现呢。许昕闭上眼睛认真回忆着刚才的梦境,想看看梦与现实是否能够对得上。


“我本来是按照两周时间做的攻略,现在倒好,只有一周时间了,得重现规划一下。”丁蕊说完后喝了一大口甜茶,这已经是第二壶,相比之下藏面就显得很难吃了,丁蕊只勉强吃了几口,面汤倒是喝了个精光。

“嗯,都听你的,我跟着你混。”许昕也不喜欢吃这藏面,而且现在头昏脑胀,实在没什么胃口,所以他也只比丁蕊多吃了一点点。

“拉萨我们至少要留两到三天时间,今天算是已经过半了,也就是说我们最多只有四天时间去其它地方,来回都算上。”

“其实一周时间都在拉萨也是可以的,既然时间有限,我们也不必那么赶,要玩就玩得充分一点,悠闲一点嘛。”

“可是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多玩几个地方多可惜。”

“如果你感觉玩得不够过瘾,以后可以再找机会来呀,我随时奉陪。”

“哎呀,都怪我们领导,烦死了!不管了,先把拉萨想去的地方都去了再说吧。”

“对嘛,出来玩就要放轻松,如果玩都要弄得东赶西赶,那还不如留在公司加班呢。”

“也是,那我们先想想下午去哪儿。还是先回酒店吧,你赶紧回去把药吃了,我听你这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别扭。”丁蕊说完后便起身去结帐,结完后和等在一旁的许昕一起走出了餐厅。


“你要不要也吃一点预防一下,别回头再被我给传染了。”许昕吃完感冒药,听到正在阳台上晒太阳的丁蕊咳嗽了一声,开始担心起来。

“那你离我远点就好了,要不我们两个分开玩儿?”

“好主意啊,不仅可以分开玩儿,还应该分开睡呢。”

“一边去,谁跟你一起睡了!”

“嗳,咱俩一起睡过那么多次,别说你都忘了哦。”

“滚!”

许昕和丁蕊两个人实在太熟悉了,熟到很多次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有时条件不够只能同床共枕,但是仍然能做到秋毫无犯。他们也曾讨论过这个问题,彼此都坦言心里其实有过非分的想法,但就是因为太熟了,实在下不去手,为此两人还都怀疑过对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许昕和丁蕊是大学校友,两人同级不同专业。大二上学期,两个专业有一科是混在一起上的,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

有一天上课路上,许昕看到一男一女在路边一棵大树下争吵,好像是在闹分手。分分合合本来没什么可看的,这样的戏码每天都在上演,但让许昕停下脚步的是这棵树。就在前不久,自己的女朋友也是在这棵树下跟自己提出分手,难不成这是一棵分手树。

想到这里,许昕不禁苦笑了一下,这时候上课铃声把他从回忆与联想当中拉了回来。于是他又匆匆瞥了一眼树下的男女,然后便赶紧往教室跑去。

到教室门口的时候,老师正在点名,许昕蹑手蹑脚地在最靠近后门的空座位上坐下来,刚一坐下老师就点到了自己的名字,着实幸运。点到另一个专业的学生时,只有一个名字老师念了三遍也没人回应,于是被老师记了旷课。

课上了大约快三分之一的时候,许昕迷迷糊糊刚要睡着,突然被在旁边座位上坐下来的人惊吓了起来。仔细一看,女生红着眼睛,脸上还能看出泪痕,这不正是刚刚在大树底下闹分手的那一个嘛。女生坐下后便低着头,眼睛直直地盯着空空的桌面出神,课本都没有拿出来。

“喂,同学,你是不是叫丁蕊,刚刚老师点名了。”许昕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多管闲事,见女生没说话,他又接着低声说道:“老师给你记了旷课,你课间的时候可以去找一下她,至少可以改成迟到。”女生仍旧沉默不语。许昕觉得有些自讨没趣,无奈地朝门外看了一眼,正好对上走廊里站着的一个男生恶狠狠的目光。

许昕猛然间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后认出是在树下跟女生争吵的那个人,心想这男的该不会是误会了吧。于是许昕又对女生说道:“你男朋友在门外走廊里站着呢,看他的眼神像要杀人似的,你要不要……”

本来是要女生跟那男的解释一下,他们两个并不认识,结果还没说完,女生就用双手拉住许昕的胳膊,紧接着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得,这下不用解释了,许昕感觉男生的目光已经化成了刀子,正在背后对着自己一阵猛捅呢。

“后面的两位同学,正在上课呢,注意一下影响。”本来还没人看见,被老师这么一说,教室里全部人都回过头来,看到了靠在一起的两个人。许昕觉得实在有些尴尬,自己都不认识这位把头靠在自己肩上的还不确定是不是叫丁蕊的女生,但现在的情况是有口难辩了。

老师说完后又过了一会儿,女生才慢慢把头移开,手也放开了。教室里一阵骚动,坐在旁边的同学坏笑着对许昕说:“行啊你小子,才刚刚分手就找到新女朋友了,也不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下。”

许昕连连摆手,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这会儿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的。教室里重新安静下来后,许昕又朝门外看了看,走廊上的男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许昕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刚才不好意思。”下课后,女生对许昕说道,脸稍稍转向了许昕,但眼睛并没有看着他。

“喔,没关系的,不过我觉得,你回去后最好跟你男朋友解释一下,不然我怕哪天走在路上会莫名其妙被人打。”许昕说话的时候笑呵呵的,他倒不是真担心会被打,只是觉得女生情绪太低落,想说点有意思的话。

“我没有男朋友,半个小时之前已经分了。”女生的话不带一点情绪,听起来很坚定,不像是刚刚分手的人。

“许昕,给介绍一下吧,这什么情况呀?”上课时说话的同学这时凑到了许昕身旁。

“没有情况,你别瞎打听了,回去跟你说。”许昕说着一把把凑过来的同学又推了回去。

“上课时听你同学说,你也刚分手不久,是这样吗?”女生这次是看着许昕说的,说完后也一直盯着许昕没有把目光移开。

“可不是嘛,你说巧不巧,就在你们吵架的那棵树下分的。”许昕被女生一直盯着看,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说完后赶紧转移了视线。

“既然这样,如果刚才那个男的再来纠缠我,我就找你出来打发他了,反正他刚才也已经误会了。”

“这倒没什么问题,不过如果我真被打了,你可得负责带我去医院。”

“放心,他没那个胆。你说得对,我要去找一下老师。”女生说完后,就离开座位到讲台上去找老师了。

许昕坐在座位上看着讲台上正和老师说话的女生,心想:这叫什么事儿,跟编故事似的。


“你干嘛呢?半天都没出声,怎么一个人坐在那里傻笑。”丁蕊晒完太阳走进房间里,正好看到许昕呆呆地坐在床边,脸上还挂着笑容。

“啊?我正在回忆我们刚认识时的情形呢,竟然还记的很清楚。”许昕的回忆被丁蕊说话的声音打断了,抬头仔细看了看眼前的丁蕊,这么多年过去,几乎没什么变化。

“是吗?我可记不清了。你现在回忆什么,要回忆也该等七老八十的时候。”

“到那时候恐怕就真的记不清了。对了,我们下午去哪里,想好了没有?”

“下午色拉寺,晚上文成公主,明天布达拉宫和大昭寺,票我都买好了。”

“真的假的?什么时候买的?”

“刚才在阳台上的时候,你以为我就只是在晒太阳啊!”

“太棒了,果然跟你混是正确的选择。”

“是吧,那现在就跟我走吧,去晚了听不到辩经了。”


“飞机即将到达青城机场,请各位旅客……”

许昕正在色拉寺里闭着眼睛听喇嘛们辩经呢,开始时看着觉得很热闹,又是击掌,又是挥舞佛珠的,动作有些夸张搞笑。看了一会儿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许昕索性闭上了眼睛,反正也看不懂听不懂的,不如就当他们是在念经唱法好了。果然,就这么单纯地听了一会儿后,许昕感觉仿佛置身其中了,自己也成了辩经僧人中的一员。

“先生,请您调直座椅靠背,我们的飞机马上要开始降落了。”

“哦,好的。”许昕感觉自己才刚刚睡着,纸杯还在手里握着呢,耳朵里仿佛还在回响着刚才的辩经声。

是梦里的节奏比较慢还是现实中的时间过得太快了呢?经停候机时看的书还在腿上放着,半个多月前在青城机场候机准备去沙城的时候,才在机场书店买的新书,如今已经面目全非了,莫非它是经历了梦中与现实的双重磨砺?

从开始下降到降落到机场跑道上,还要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不如继续回去听听辩经吧。


“我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了,把氧气瓶拿出来给我吸两口吧。”汽车行驶在开往珠峰大本营的路上,丁蕊看了看车上的海拔显示仪,此时的海拔高度已经超过四千米。

“别了,你再坚持坚持,等到实在不行再吸,否则会产生依赖性的。”氧气瓶是在酒店买的,当时买的时候酒店前台就是这样跟许昕说的。

“那你可要好好看着我,要在我还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及时救我。”丁蕊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她觉得此时多做一个表情都会多消耗一点氧气。

“放心,我会及时给你做人工呼吸的。”

丁蕊没有再接许昕的话,只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作为回答。

窗外的环境越来越荒凉,起初还能看见一片一片的树木,后来就只有稀疏的草甸和零星的野花,现在直接成了荒漠,放眼望去,看不到一丝绿色。再远一点的地方,雪山若隐若现,司机师傅说今天有些阴天,要不然现在已经能够很明显地看到雪山了,山顶反射的太阳光会反过来把周围的天空照得异常明亮。


“厕所条件怎么样?是不是真像司机师傅说的那样简陋?”刚到珠峰大本营的时候,丁蕊就说想上厕所,但她坚持先让许昕去探探环境。许昕回来的时候,她正在帐篷里收拾床铺。

“跟他说的不太一样,你快去吧,别再憋得高反加重了。”许昕觉得帐篷里有一股牛粪味儿,四处打量了一下,果然炉子旁边放着一整筐的牛粪,敢情这炉子是烧牛粪的呀。

“没听说高反跟这个有关系,我发现一年没见,你胡说八道的功夫越来越深了。”丁蕊看起来确实挺急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走出了帐篷。

许昕一个人在帐篷里溜达了一圈,看了一下床铺上的被褥,稍微有点脏,不过没关系,自己没那么讲究,而比较讲究的丁蕊自己带了睡袋。

来之前在网上查了一下,要多喝热水,许昕还特意带了葡萄糖注射液,据说高反的时候口服下去很管用。有点麻烦的是自己感冒还没完全好,估计在离开西藏之前是不会痊愈了,只希望今晚不要加重才好。

在帐篷里呆了半天不见丁蕊回来,许昕心想:该不会被厕所的状况吓晕过去了吧,还是去看一下为好。

“你怎么在外面蹲着呢?我还以为你掉进厕所里了。”许昕一走出帐篷就看到丁蕊蹲在帐篷前面不远的地方,走过去在她身旁也蹲了下来。

“我根本就没上,一进去内急的感觉马上就消失了,但是转变成了恶心的感觉。”丁蕊说完后恶狠狠地看了许昕一眼。

“你别拿这种眼神看我啊,我又没骗你,确实跟司机师傅说的不一样嘛,比他说的条件差多了。”许昕说完把丁蕊扶了起来,她一直有点低血糖,蹲久了要是在这里晕倒可就麻烦了。

“你今天别再跟我说话了。”丁蕊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帐篷,许昕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进来后赶紧给丁蕊递热水讨好她。

“没来之前想象了好久,想着这里的帐篷会是什么样子呢,现在看来跟想象中可差远了,你觉得是不是?”

“刚开始我觉得这牛粪味儿很难闻,不过现在又觉得挺香了,你闻到了没有?一股青草香味。”

“我看网上说其实高反基本上就是心理反应,真正属于身体方面的原因是比较少数的。你要不要喝点葡萄糖呀?预防一下。”

“你带的睡袋是双人的还是单人的?要是双人的我就跟你凑合一下了。”

进入帐篷之后,许昕就开始自言自语起来,他知道用不了多久,丁蕊肯定就会跟他说话了,所以只顾自己说着,也并不着急。说到睡袋的时候,丁蕊拿起放在身边的睡袋,说了声‘你自己看’就朝他扔了过来,许昕一个没注意,睡袋正好砸在了他的鼻梁上。

“你怎么不知道躲呀,有没有事?”丁蕊一看睡袋砸到了许昕脸上,赶忙起身过来看看情况。

“没事的,一点也不疼。”许昕确实没觉得疼,只是感觉鼻子木木的,他笑着安慰丁蕊,叫她不用担心。

“呀!流鼻血了,你快自己先捏住,我去拿纸。嗳,你别仰头,把脖子往前伸,捏住就好了。”丁蕊一边说着一边匆匆忙忙地到包里去翻找纸巾,有点慌乱,一时半会儿竟找不出来了。

“你别着急,这里太干燥,流点鼻血很正常的。我本来也感觉要流鼻血了,正要跟你说呢,睡袋就飞过来了,所以其实跟你没什么关系。”许昕话还没说完,丁蕊就把抽出来的一堆纸巾直接按在了他的鼻子上,更像是要堵住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少说两句吧,等血止住了再贫也不迟。”丁蕊把纸递给许昕后,又转身回去继续往外多抽了几张,她背对着许昕,不让他看到自己眼眶里含着的泪。

而其实,不用看到,许昕听到丁蕊说话的声音,就知道她现在情绪比较脆弱,自己再多说两句,她就该绷不住了。于是他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笑呵呵地在背后注视着丁蕊。


耳膜一阵刺痛,许昕睁开眼睛后发现飞机刚好降落在跑道上。飞了这么多次,耳朵还是第一回感觉如此难受呢,莫不是鼻子的问题转移到了耳朵上?许昕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在心里想着。

这次的西藏之旅,除了在拉萨,许昕和丁蕊就只去了珠峰。时间不充裕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丁蕊接受了许昕的意见,没有把旅程安排得太过匆忙。

在珠峰大本营,本来说是要熬夜看星空,但是天刚一黑,就下雨了。许昕感觉头很晕就躺下睡觉了,可是丁蕊不甘心,说是要再等一会儿。说来奇怪,在西藏的几个晚上,许昕都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不曾想到了海拔最高的地方却很快就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半夜醒过来的时候,许昕呆坐了半天才完全清醒过来,发现丁蕊并不在帐篷里,于是匆忙穿上外套走了出去。

丁蕊就站在白天蹲着的地方,正仰头看着天空。雨虽然停了,但是天气并没有放晴,天空中一颗星星都看不到。

许昕走到丁蕊身边站定,没有说话,和她一样仰头看着星星全都躲了起来的星空。他知道丁蕊和自己一样,对于看不到星空而遗憾;但是也和自己一样清楚,虽然看不到,可是它们始终在那里。

许昕就这样边走边回想着,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候机厅的出口位置。他这才想起来,落地后手机还没开机呢,于是掏出手机轻轻按下了开机键。

“我刚坐上机场大巴,后会有期。”手机刚一开机,丁蕊的短信就立马跳了出来,发送时间正是飞机从沙城再次起飞的时候。“我到了,现在也正要去坐大巴,明年见。”许昕发完短信就到机场大巴售票处去买票了,买完票坐到车上后,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明年见。”

从机场到市区还要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足够自己梳理一下梦与现实的交错缠绕了。许昕对着车窗上映出的淡淡的面容微笑了一下,慢慢闭上了眼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