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我绝口不提(原创)

文 / 一直温暖如歌
2019-05-16 评论 ()

1

在公司露台,他找到了她。

她一个人倚在栏杆旁,看上去单薄和落寞。刹那间,他有冲上去抱一抱她的冲动。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他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走过去。

她回头看了他一眼,又转过身去。

她沉默,他就安静地陪她沉默。

她长长的睫毛低垂,在霓虹灯下飘忽闪烁,迷离伤感。看得他几分心疼。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她终于开口,“你说,我怎么这么笨,连一个小小的设计方案都做不好。他——应该对我很失望吧?在会议室,我看到了他当时的眼神,只是一眼,我就再没有勇气看下去……”

季枫的心里一时酸楚难言。他自然知道灵月口中的“他”是谁,他是设计部总监莫泽轩,是灵月心里喜欢的人。

“怎么会呢,傻丫头。谁会对你失望呢,你这么可爱。”他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这段时间,你通宵达旦地工作,大家有目共睹,相信他也会看到的。”不想她难过,他忍着心痛安慰她。

“努力有什么用?结果还不是一样?他只喜欢优秀的女孩子……”

灵月的声调突然提高,在寂静夜色里激起回响,空荡又无助。

看到季枫无辜的表情,灵月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赶紧缓和了语气,“对不起,季枫哥,我不是冲你,我是生我自己的气,气我自己不争气……”说着,眼泪情不自禁地掉下来,娇柔怜人的模样,似是带雨的梨花。

她的哭,她的笑,她的无理取闹,她发脾气时撅起的嘴角……她所有的样子他都见到过,世界上再没有另外一个男人比他更熟悉她,了解她。

他知道她喜欢的口味,喜欢用的口红和香水,喜欢说的词汇,喜欢赖床还有晚睡……

可,或许正是如此,她才无法爱上他吧。她总是说和他太熟了,他就像是亲哥哥一样。所以,为了能“光明正大”地陪在她身边,他只好顺水推舟,认她当妹妹。

2

十一岁那年,他被寄养在姑姑家,成为她的邻居,后来又成为她的同班同学。或许,从那时候起,他就注定要做她一辈子的邻家大哥哥。

父母长年在国外忙生意,自打出生起,季枫就少有机会见到他们。他先是跟着奶奶一起生活,奶奶去世后,他寄居在姨妈家。后来,姨妈生了场大病,无力再照料他,他就被送到了姑姑这儿。

从小寄居篱下,漂泊不定的生活,形成了季枫孤僻冷漠的性格。在他的心里筑着一道密不透风的墙,是由比北极冰还要坚厚冰冷的质地构成。任何试图接近他的人或情感都被隔绝在外。

所以,当姑姑第一次把她介绍给他时,他也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便回了卧室。

在学校里,他总是独来独往,不与人亲近。有好几次课间活动,灵月看到他一个人坐在书桌前,望着窗外的天空发呆。

真的是一个好孤独的小男孩呢,灵月幼小的心灵里第一次萌生“孤独”的概念。

起初,大家还试图接近他,渐渐地,开始远离他,孤立他,排斥他。

有一次上英语课,老师让同学们两人结成一组,朗读对话。叫到他的名字时,却只有他一个人站起来,他的同桌,前后桌都低着脑袋,默不作声。

“没有人和季枫同学一组吗?”英语老师问,课堂上鸦雀无声,静得可怕。

人生中第一次,季枫感到一种仿佛被全世界抛弃的孤独。

这时,灵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如一道彩虹在他的世界划出绚丽的弧线。

他远远地有些感激地看着她,她穿着一件黄白格子的连衣裙,轻轻地拢了拢齐耳短发,对他回眸一笑道,“你来扮演Tom吧?”

很多年后,他都一直记得当时的那个场景,她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一瞬间,他心头一暖,仿佛听到心里有什么东西裂开了。

原来他并不是生性冷漠,他不过是一个缺爱的男孩子,他需要的并不多,只要给他一点点爱,他就可以变得很快乐。

从那以后,灵月就走进了他的生活。灵月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主动承担起帮他补习功课的任务,在灵月的帮助下,季枫的成绩突飞猛进,他天生聪明,很快在年纪名列前茅,一度超过了灵月。

他们每天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做作业,一起玩耍。有灵月的陪伴,季枫一改从前的阴郁寡欢,渐渐成长为明媚阳光的少年。

笑容,终于又重新落在他的脸上。

灵月是家里的独女,她的父母也曾怕她孤单,想着给她再生一个弟弟或妹妹,始终没能如愿。季枫的出现,打消了他们的担忧。季枫和灵月交好,再加上他的父母不在身边,他们把他当亲儿子一样看待。每次过节,或家里做什么好吃的了,总会把他叫过来。

他们相伴走过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又考进同一所学校。虽然离家远,两个月才能回家一次,但两个孩子总归有个照应,灵月的父母也就放心了。

有一次中午放学,季枫的物理老师拖堂,灵月在教室门口等他。

季枫走出来时,一个调皮捣蛋的男孩子也跟着一起出了教室。

灵月正准备迎过去,只听得那男孩子说,“季枫,你小媳妇儿又来找你了……”

灵月的脸蓦然红了,无所适从地呆在原地。

“不,不许胡说。”一时间,季枫羞涩难言,说话都结结巴巴。

灵月把父母送来的东西丢给他,转身跑掉了。

看着她跑掉的背影,季枫的嘴角却漾起一丝微笑,不知为何,那句“小媳妇儿”听得他心花怒放,很幸福。

只是他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是同样的感觉。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呢?英语课上她的慷慨解围?她拢头发时对他的回眸一笑?又或者是刚刚同学开玩笑说“她是他的小媳妇儿”?他不知道这份爱意是何时滋生的,只是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深陷爱潭,无法自拔。

那之后,季枫却再没有在他的教室门口见到灵月,叔叔阿姨送过来的零食,水果,灵月也只是托同学代为转交给他。

他去她的教室,宿舍找她,要么见不到人,要么就被她以“学习忙”搪塞回去。

他终于意识到她在躲他。情窦初开的年纪,他还不懂得少女那些微妙复杂的小心思。

在放假回家的路上,他问了憋在心里很久的问题。

”月月,为什么躲着我?”

灵月这次没有逃避,“季枫哥,你知道的,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把你当哥哥,我不想破坏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更不想别人说三道四……”

他想告诉她,他喜欢她,想做她的男朋友,而不是哥哥。可最终忍住没有说,他害怕失去她。想到前段日子里她对他不理不睬,他仍心有余悸。

“别想太多啦,我也一直把你当妹妹。亲妹妹。”

“真的吗?”闷闷不乐的灵月,变得轻松欢快起来。

“真的。”他嘴角带着笑,心却莫名疼了一下。

看着她如释重负的模样,他暗下决心,喜欢她这件事,从此以后绝口不提。

那句还没来的及说出口的喜欢,注定要封存心底,成为一个人的秘密。

大学,他们没能再在一起。一个去了北京,一个去了深圳,天南海北,两千多公里,中间隔着不可逾越的四季。

她恋爱了。她分手了。她哭了。她笑了。每次她跟他分享心情,他都认真沉默地听着。她的喜怒哀乐都与他有关,她,却与他无关。

大学毕业,她留在了深圳,他留在了北京。工作忙碌起来,她跟他的联系也少了。有时候他不主动找她,她可以几个月都不联系他。

他通过朋友圈和微博默默关注着她。看着她过得好,他心里也感到欣慰。他想这样也好,他们终归是要各自生活的。

日子应该会这样平淡安稳地过下去吧,如果不是那天凌晨他看到的一条微博。

“我怎么这么蠢,我这样的人就不配活在世上!”

微博在发出去不到一分钟就被她删除,可还是被他看到了。

他打电话过去。她什么都不肯说,只是一个劲儿地哭。他很担心,买了最近一趟去深圳的航班。

不过是三个多小时的航程,他却感觉飞了几天几夜。

看到她毫发无伤地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他觉得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她被中介骗了三万多,她跟他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依旧气愤难平。他却看着她笑了。

“季枫哥,你还笑?我被骗了耶……”

“没事啊……”

“没事?你没搞错吧?那可是我半年的工资啊。”

“我是说,钱嘛,都是身外之物,你人没事就好。”

是的,对他来说,她没事,这才是最重要的。

他帮她重新找了房子,付了房租。

回北京后,他不顾领导挽留,毅然辞去工作,放弃了他多年积累的资源和人脉,只身去了她的城市。

他不放心她,他要在她的身边守护她。

他去了她的公司,成了她的上司。

是在她的口中,他第一次听到“莫泽轩”这个名字,每次说起他的时候,她目光灼灼,满是喜欢和爱慕。他假装无谓地听着,心里却莫名地难过。

季枫喜欢灵月,全世界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只有灵月还天真地以为他真拿她当妹妹。

3

夜风清凉,吹起她黑色浓密的长发,隐隐约约,他嗅到了那股熟悉的茉莉香。这么多年了,她还是喜欢用这个牌子的洗发水,而他,也似乎习惯了这种味道,习惯了身边一直有她。

“回去吧,这里凉。”他脱下外套搭在她的肩上。

晚饭的时候,她喝了酒,说了很多酒话,全部关于莫泽轩。他酒精过敏,不能沾酒,只好看着她喝。

当时他多么希望喝醉的是自己,那样是不是就可以像她一样,借着酒意,将对她这么多年的喜欢一股脑地全盘托出?

回去的路上,她伏在他的后背上,醉得一塌糊涂。

他想起小时候,有一年夏天灵月和母亲吵架,离家出走,最后是他找到了她。

月光下,他背着她,起初他们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身后传来轻微鼾声。

“月月,睡着了吗?他扭过脸问她,却不料,恰好被她的唇吻在脸颊,温热柔软的触感,他的内心一阵战栗,如同被爱神丘比特射中。

只是很多年后才知道,射中他的不是幸运的爱情,只是一支箭,一支根深蒂固,伤及肺腑的箭。

她嘴里嘟囔着一些话,他听不清,“月月,你说什么?”

“莫泽轩,莫泽轩,我喜欢你……”

他终于听清了,眼睛里的光瞬间熄灭,盛满了忧伤,只是她永远都不会看到。

“月月,如果一定要是他,我会帮你。”他黯然想着。

她温热的气息在他的脖颈间传递,他多么贪恋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刻。哪怕只是听她诉苦,背她回家,他都觉得是那么地幸福。

他帮她脱掉鞋子,盖上被子,又在床头柜上放了一杯凉开水。他关掉床头灯,退出了房间。

4

第二天刚到公司,灵月就被莫泽轩叫到办公室。

她以为等待她的会是责骂,却没想到是再次的委以重任。

“上次的项目还是由你来负责,我希望这次能看到满意的结果。”

他轻描淡写地说道,却让她的心里着实一惊。

她神色困惑地望着他。在昨天会议上,他已经明确表示会另择人选,可……

“怎么?有问题吗?”

“没、没……”

“那去工作吧。”他笑着轻轻摇头。

明明平淡无奇的五官,可一旦笑起来整张脸都变得生动,仿佛在发光。

灵月的心仿佛都被酥化。他竟然笑了,而为了他这几秒的笑容,她愿意做一切事情。

经过许多加班加点,无论魏晋的日子,灵月的设计方案出色完成。

在会上,莫泽轩表扬了她,她抬头看着他脸上露出的满意的笑容,她觉得这比任何褒奖都重要。

5

忙完工作,季枫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窗看到灵月还在加班,他望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夜里九点多了,想着带她去楼下吃宵夜。

等他关闭电脑,走出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一道黑色身影站在她的工位旁,是莫泽轩。

灵月穿上外套,高兴地跟着莫泽轩出去了,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季枫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他是应该高兴的吧,毕竟他爱的女孩是幸福的,可为什么心里那么地难过。

他以为他可以看着她幸福,看着他们幸福,可他终归是凡夫俗子,他做不到。

6

灯光黯淡,打在咖啡厅的原木桌上,纹理细腻可见。

季枫和莫泽轩面对面坐着,两个人都衬衣西裤,举止不凡。

“我要去法国了,”季枫叹了一口气道,“灵月,她很喜欢你,你一定要好好待她。”

“季总,我……”,莫泽轩顿了顿,还是问出了心里积存已久的疑问,“公司里有传言说你喜欢灵月……上次你发邮件,让我再给灵月一次机会……”

莫泽轩说得断断续续,可季枫听得明白。

“我和灵月从小一起长大,情如兄妹,在我心里一直都把她当妹妹。让你再给灵月一次机会,也并非徇私,完全是因为她有这个能力。她喜欢你很久了,她这么好的姑娘,理应得到一切最好的……”

说到这里,他已经说不下去了。如果可以,他希望那个给她最好的一切的人是自己。把灵月交给其他任何人,他都不放心。

望着眼前的男人,论长相,事业,还有爱灵月的心,他都比不了自己。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灵月喜欢他呢?

季枫感到一阵深深的挫败感,从未有过的挫败感。他输了,在这件事情上,他输得一败涂地。

他拿起外套,离开了咖啡厅,颓废而狼狈。

7

离开的那天他没有跟灵月告别,只是静静地拖着行李就离开了。上飞机前给她发了短信:我去法国看父母。勿念。

季枫的父母早在法国定居,他们曾多次提及让季枫去法国,那里有更多更好的机会等着他。

可季枫放不下灵月,而现在,他想他应该放下她了。

走在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目光所及都是繁华,心里却荒凉至极。他想她了。人越是在看到美好事物的时候,越是会思念喜欢的人,想与她分享这人世间美好的一切。

正在这时,他收到了她的微信。他欣喜不已,到法国一个多月,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联系他。

可打开的瞬间,他的眼里结起一团水雾,随即被冻结成冰。她告诉他,她恋爱了,还发来她和莫泽轩的亲密合照。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他对她的这场漫长而持久的爱恋,注定只能是一个人的独角戏。

看着照片上的她笑得那么快乐,他知道她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从此会有另一个男人代替他守护在她身边。

那一刻,他突然释然了。

原来,只要她幸福了,他也就会幸福。

推荐阅读: